排球

龙魄原型体 第三百一十二章 妹红的竹屋

2019-12-04 15:45: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魄原型体 第三百一十二章 妹红的竹屋

妹红会邀请别人吃饭?

妹红说出来的话进入到冯龙德的耳中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毕竟妹红看上去也不像是那种好客的人,而且他自身因为吞噬了一整只蟹蜘蛛烧焦尸体的缘故而并没有感觉饿得慌。

不过仔细想了想后,冯龙德还是决定接受妹红的邀请――在对蟹蜘蛛母虫发出孤注一掷的进攻时,如果不是妹红那及时的火焰攻击的话,那么结果很难预料是谁胜谁负;除此之外,冯龙德以后肯定还会来到迷途竹林来猎杀各种各样的怪物好吞噬它们的灵魂与躯体,就连卫队骑士们和以后有可能同样会来的勃格霍尔尸巫士兵也会跑到这里进行狩猎,和妹红这个算是本地老牌土著的蓬莱不死妹子搞好点关系的话绝对没坏处。

“我接受你的邀请。”不死战马在妹红面前停下,冯龙德灵活地从不死战马的马背上跃了下来,这种一气呵成的下马姿势出现在他这种身型魁梧的重装骑士的身上看上去相当违和。

“......”妹红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冯龙德没有说话,径直往自己的竹屋走去。

冯龙德耸了耸肩,他先是让不死战马在竹屋附近老老实实地安静站好,接着在它背上的行囊里翻找了一会儿,拿出一个大口袋往里面装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随后也跟着妹红的脚步走进了竹屋之内。

走进竹屋内后,冯龙德大体扫了一眼。这里的整体布局看上去跟普通人家并没什么两样,算把日式与欧式的家居风格糅杂在了一块儿,比如说竹制的欧式单人床上铺着榻榻米......竹制的墙壁上挂着柿子饼与装着腌菜的罐子,还有一把短柄的伐木斧,这应该是平常妹红砍柴时用的,虽然斧柄看上去有些破旧了,但是冯龙德发现其斧身却一点没有生锈的迹象,应该是它的主人勤于保养或者更换过新的缘故;除了这些之外,妹红住的这间竹屋摆设非常稀少。只拥有最基本的生活设施与家具,给冯龙德一种这里的主人应该是一个年事已高打算静修的老年人的感觉。

然而,住在这里的并不是什么上了年纪皈依神佛心境淡漠的人类老人,而是一个从外表来看正处于大好青春年华的白发少女。

冯龙德静静地观察着四周的布局。想象了一下如果是自己住在这间竹屋里生活的话会怎样......结果没想几秒钟他就不敢想了,因为这里实在太无聊了,除非自己能满足于只有吃饭睡觉砍柴三部曲的生活,不然不出半个月,保准自己就得发疯。

在冯龙德的印象里。能安然过着这种生活的,基本上都是那些各个宗教里著名的隐修士或者圣人属于没什么太多七情六欲的存在,否则谁能抵得住这种没滋没味的生活?

为什么妹红会选择这种生活?苦修?还是自虐?冯龙德觉得自己有点理解不了,因为他今天才刚十八岁,自感没法揣测妹红这个已经活了上千年的蓬莱不死人的想法。

“......我的屋里没有椅子,你可以在桌子旁边坐下,那里铺着榻榻米。”回头瞧了一眼正在来回转动着恶魔环翼圆桶盔砍东望西的冯龙德,妹红走到了灶台旁边说道。

“谢谢。”冯龙德点了点头,他走到桌子旁边先把口袋放在一边,将恶魔环翼圆桶盔摘下来放在自己身旁后小心地盘腿坐在桌子边――他一直就没有适应过日式的正坐。而且哪怕他会正确的正坐姿势,条顿式哥特板甲腿部上的板甲配件也或多或少限制了他摆出这种姿势来,并且就算能勉勉强强正坐下来,冯龙德还没有把板甲钢靴换下来,那略显尖锐的钢靴尖儿直接能把地面上铺着的榻榻米戳两个大窟窿......

冯龙德在桌子边坐下的时候,在灶台旁边的妹红则从右手的指尖处冒出一团火苗,将灶台里堆积好的柴火点燃后开始忙于烹饪。

这个过程看上去平淡无趣,不过妹红显然是已经习惯了整个流程:切切案板上的食材,翻炒锅里的食材,并从橱柜里拿出瓶瓶罐罐往里面倒入适量的盐或者其他的调味品。然后将其盛放在盘子里,摆在了桌子上。

看了看妹红做的菜,冯龙德发现还挺颇有迷途竹林的特色:清炒竹笋、腌野菜与放在竹筒里焖熟的米饭,唯一的荤腥是炖兔肉。不知道是不是永远亭豢养的兔子群里有哪几只乱跑到迷途竹林外围区域的惨遭了妹红的毒手。

就总体而言,冯龙德感觉自己还是想尝尝的:虽说他已经吞噬了整整一只蟹蜘蛛烧焦尸体,体内还不是缺乏营养能量,但这也不耽误他品尝一下妹红做的饭菜,反正多余的营养能量按照惯例,只需要冯龙德每天早上例行去厕所里开个“大”就解决了......

“我开动了。”妹红拿着竹筷子。双手在她自己面前做出一个类似于参拜的手势,嘴里说道。

坐在她对面的冯龙德耸了耸肩,知道这是日本人吃饭前的固定习惯的他按照妹红的样子也用双手做出了一个差不多的手势:“我.....

.擦!”

本来冯龙德也想要说“我开动了”这句话来着,之所以会瞬间爆出粗口的原因是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双手上可是穿戴着板甲手套,并且他做出类似于参拜的手势的时候手里也拿着竹筷子,其结果自然不言而喻:竹筷子在一双穿戴着板甲手套的大手里被拍了几下,丫折成了两段......

“......”妹红无言地看了此时此刻一脸蛋疼表情的冯龙德,起身又拿了一双新的竹筷子递给了他。

“谢谢。”冯龙德无奈地对妹红耸了耸肩,接过竹筷子的时候开口道谢。

妹红没有回答,她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后就挑动着筷子夹起了一片热气腾腾的竹笋,放入自己的嘴里轻轻咀嚼了起来。

见妹红都自顾自地吃上了,冯龙德也不客气,用筷子挑了一块焖兔肉吃了下去,然后扒着自己那份竹筒焖米饭。

由于平常的战技训练与其他各个方面锤炼自己实力的训练都特别消耗体能的缘故,冯龙德对于肉食与碳水化合物这两种类型的食物需求量比较多,而且他还不怎么喜欢吃蔬菜。水果吃得也少,所以冯龙德基本上瞅准的全是那一罐焖兔肉了......不过冯龙德在外人面前还是比较收敛的,就目前为止他还没有做出像跟魏斯克等仨死党混在一起时的那种净坛使者的举动来。

“......你觉得怎么样?”妹红咽下嘴里的米饭与竹笋,对冯龙德开口问道。

“比较清淡。对于我这种习惯了大鱼大肉的家伙来说,口味太简单了。”冯龙德回答道,他正在用筷子对付着竹筒里剩下的一点米饭,因为没有勺子的缘故而颇为辛苦,“不过还算不错。反正换成我的话做不出来,估计我做出来的玩意儿最多吃不死人,但绝对能让人的肠胃加速蠕动......”

听到冯龙德的回答,妹红依旧是没有说话,就连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看不出来有何感想。

可算是把最后一点米饭艰难地用筷子刨了出来,冯龙德咽下去后就转身在自己身边的口袋里翻找着,一会儿的功夫从里面提出一瓶酒来:“这些最多也就是下酒菜的规格......你喝酒吗?我这里还带着几瓶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一直想找机会开了它们。”

“喝。”妹红点了点头,她看着冯龙德放在桌面上的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瓶身上贴着的标签一会儿。突然脸色有些凝重:“冯龙德,这是......你当初在博丽神社宴会上喝的那种酒?”

“哈,没错,就是当初我喝的那种,从外面世界来到幻想乡时带来的,我那里到现在还有不少存货没喝完。”冯龙德摊开双手表示不置可否,一脸无奈的表情,“放心,不是经过星熊勇仪手里那个星熊杯加强过的特殊种类......我勒个去的,那时候的乐子真是闹大了。我也是真作死,为此都躲了半个多月避风头......”

“......那次宴会,我也参加了。”听完冯龙德带着一丝自嘲的抱怨后,妹红淡淡地说道。

“......哈。那么我当时喝高了是什么德行,你也看到了是吗?”冯龙德听到妹红的回答后一愣,顿时双手扶额,一副不堪回首的做派,“不过我没记得参加宴会的妖怪妖精里有你......算了,反正当初我们主要是自己人闷在一个圈子里聊天喝酒。除了跟妖梦打架和那俩鬼王拼酒之外还真没怎么和其他的妖怪妖精接触交流,我对你没有印象太正常了。”

“我当时和慧音在一起,没怎么和其他人交流,你们没有注意到我也很正常。”妹红把竹筷子在自己的碗上放好,左臂靠在了桌面上,左拳抵着自己的下巴,“至于当时的你......我得承认我那时候也被吓了一大跳,你喝醉了酒后居然变成了那个红白巫女的样子不说,还居然扒了衣服与铠甲到处跑,要不是你那个同样身着重甲的妹妹与你的部下们强行把你带回去的话,你都很有可能就这么一路跑到村子里去。”

“......好吧,烈酒真是害人精,尤其还是被鬼族酒器加了Buff的那种,喝起来真要命。”冯龙德一脸日了狗的表情,顺手又从口袋里拿出了瓶起子,把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瓶口处的瓶塞起了出来。

妹红默默地看着冯龙德。

“......我有分寸!”冯龙德被妹红那双火红色的眼睛盯着发毛,举起那瓶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振振有词地说道。

“......希望如此。”妹红盯着冯龙德看了一会儿,起身在橱柜里摸出了两个干净的竹杯,递给了冯龙德。

近乎透明的酒液倒进了两个竹杯之内,冯龙德将其中一杯递回给了妹红,拿着自己的那一杯仰头喝了一大口。

“霍啊!”冯龙德猛地嘴里往外拼命吐气,不过他并没有咳嗦,显然是习惯了,“还是老样子,喝下去这种酒液就跟吞下去一团火焰似的,不愧是酒精浓度高大百分之九十六之多的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

“......呼!”妹红试着喝下去了一口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然后同样跟冯龙德一样嘴里往外吐气,只不过......她吐出来的不是气,而是火......

“卧槽!”冯龙德一看妹红喝了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后被高浓度酒精刺激得嘴里喷火后这才想起来,自己就不该把这种无限接近于纯酒精的烈酒给妹红喝:由于自身酒精浓度极高的缘故,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的着火点非常低而导致特别易燃,所以喝这种烈酒的时候饮用者不能吸烟,尤其是必须禁火......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妹红肯定是不吸烟的,就冯龙德的印象里也没记得哪一个幻想乡妹子有抽烟的习惯,可妹红的能力之一就是操控火焰,体内充满了火元素,而且有一点不好的就是妹红情绪激动或者身体有应急反应的时候,那火很容易就......

之前冯龙德就看到妹红为了灭火而吸纳火元素导致她自己的衣服被几乎烧干净的情况,他可不想这次因为自己带来的斯皮亚图斯精馏伏特加的缘故而导致这间竹屋被烧了个干净!

正当冯龙德跑到屋内的水缸前准备舀一大碗水泼妹红一脸的时候,妹红突然没有继续从嘴里吐火――就在她意识到自己又激动了而喷出火焰后,立刻就控制中体内的火元素不再外泄,唯一的后果就是她从嘴里喷出的火焰差点把屋顶引燃了,还好她及时地把火元素又撤了回来,而且控制的力度刚刚好,不至于又把自己身上的衣物点着了。

“......见谅,没有意识到你带来的这种烈酒刺激性这么强。”妹红看着一脸惊呆表情的冯龙德,略带歉意地说道。

对此冯龙德拿着手里舀完满满一碗的水碗,拿也不是放也不是,憋了半天后才蹦出一句:“你喷起火来可比我的火焰吐息要远太多了。”

妹红:“......”(未完待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