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鹤舞月明 第五五五章 月朗星稀

2019-12-04 16:41: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五五五章 月朗星稀

第五五五章月朗星稀/p

“嗤!”/p

淡灰色符文消失的瞬间,三道风刃蓦然出现在二十丈外的一棵小树之上,风刃掠过,轻轻的将一根小树枝斩为三截。/p

“嗯,不错,比前两天快多了。你现在能达到多远?”/p

慕容雪菲自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凤如山演示月朗星稀,风刃的威力只是示范,不用多説,凤如山勾画淡灰色符文的度和协调性,进展不小。/p

“灵气波动不太剧烈的话,5o丈左右吧,和一般的地魔差不多,但一般的地魔族都能勾画十个左右的符文,我连第二个符文也画不出,师叔,我可是金丹啊,还比不上二阶的魔族,让小红知道了,那小东西又有话説了。”/p

凤如山苦笑着摇摇头,顺便“警戒”一下。/p

人修灵力,妖修肉体,魔修神识,魔族对神识的运用,是三族中最玄奥的,当然,威力也是最大的,但是,人类想学习模仿妖、魔,却并不容易。/p

妖族不用多説,肉体的强悍与否,大多是天生注定,人类的炼体士,和最dǐng级的妖族比起来,纯以肉体强度而论,差得不是一diǎn半diǎn。/p

而人类学习魔族的情形,和妖族也差不多。/p

任何力量,一般来説,在一定的程度内,力量的积累并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力量的控制。妖主修自身,全身骨架,皮血筋肉,皆为脉络,控制由心。而人类主修灵力,体内经脉错综复杂,遍布全身,控制起来也自然得心应手。而神识有如一团雾气,自然散,缺乏这样的脉络主架,最是难以控制。只有一些高品的魔族,他们的魔核,天生拥有控制神识的能力,这也是它们为何强大的原因。/p

魔核是魔族所有力量的源泉,但魔核天生,魔族一出生,他的成就便大致决定。但魔族之中,亦不乏智者,他们虽然血脉传承品阶不高,却不甘平凡,也创出大量的功法,留下很多匪夷所思的秘术。凤如山勾画出的符文,化虚为实,用以控制神识,就是魔族智者心血的结晶了。/p

“凤如山,月朗星稀是控制魔气的法门,你把它用来控制灵气,刚刚开始,5o丈已经很不错了。魔气重浊,灵气轻清,灵气本就比魔气难以控制,慢慢来吧,不急。”/p

月朗星稀是在魔族中大名鼎鼎的秘法。神识注入符文之中,如明月当空,符文炸开,融入虚空,取意月光如水,然后化虚为实,蓦然而现,犹如如暗夜星辰,讲究的是变化无形,随心所欲,练到深处,心神念转,天地之威立现。凤如山修炼元魔诀,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看上了月朗星稀。/p

现在凤如山刚刚开始修炼,不仅是在灵气中修炼月朗星稀,而且修炼的是元魔诀中“盗版”月朗星稀,慕容雪菲原本就没抱多大的希望,能比得上一般的二阶魔族,她已经很满意了。/p

“嗯,元魔诀只到金丹期,共有36个神识符文,我想早diǎn都画出来给师姐看看,可惜,要前一个符文的修炼达到一定的境界,才能开始修炼下一个符文。”/p

所谓一定的境界,就是一枚符文至少可以分成六个“星稀”,也就是出现六道风刃,当然,其他的小法术也一样,至于更多的“星稀”或者“星稀”之间的变化组合,是没有止境的,那就看个人的修炼天赋了。/p

凤如山修炼,一向讲究把入门的基础法术练到前无古人的程度,才开始下一步的修炼,现在他急于求成,和平素的表现差异太大,知道瞒不住慕容雪菲,也就老老实实的坦白。/p

“凤如山,月朗星稀的符文容纳神识,阵法的符文控制灵力,两者差异太大,就这第一枚符文,我现在根本没有一diǎn头绪,想窥其门径,至少要元婴以后才有可能,师叔説的不错,慢慢来吧,不急。”/p

林飞凤双手食指伸缩不定,不时弹出一道道各色光团,没入阵法之中,虽然忙碌,却不见丝毫迟疑,神色间很是轻松,听见凤如山对慕容雪菲直承为了自己,心中一荡,不由轻轻的开口説道。/p

月朗星稀的符文,林飞凤当然是要研究一下的

,可惜,她没有修炼魔功,神识无法在符文中停留,根本无从下手,也只好“慢慢来了”。/p

“凤如山,人、妖、魔各得天地之赋,互有异同,兼修三家,并非易事,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贪多嚼不烂,我看师姐比你强多了。”/p

对凤如山在修炼上的“大杂烩”做派,慕容雪菲一直不能认同,不过她最近已经很少议论此事,明知无用,此时趁机嘟囔两句,也是顺手为之,聊胜于无罢了。/p

“嘿,嘿,师叔説的是。”/p

“我没有魔核,按元魔诀所言,至少要进阶两年后,才能达到三星的境界,难道是因为妖丹上符文的缘故?还是我的魔气法力对灵气的亲和性特别一些?”/p

凤如山自然不会和慕容雪菲争辩,随口答应一声,心里默默的虚画符文,不多时沉浸在月朗星稀的“修炼”之中。/p

他开始动手修炼月朗星稀,连一个月的时间都不到,而且他的修炼,花样繁多,花在月朗星稀上面的时间,估计也和普通的魔族无法相提并论,但月朗星稀的进展,却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当然,这肯定和他的神识强大,远二阶魔族有关,但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凤如山却无法释怀。/p

自己突然之间变成了修炼的天才,对此,他很不习惯。/p

可惜,他的疑问,没人帮得了他,只能靠自己慢慢摸索,所幸对此,凤如山倒习惯的很。/p

……/p

“师叔、师姐,清风岛上,果然很热闹啊!嘿,嘿。”/p

站在山dǐng的一块巨石之上,凤如山看着山脚下峡谷中隐隐约约晃动的人影,不由嘿然一声冷笑。/p

费了三天的时间,他们终于登上南边的山峰,放眼一看,山脚下两座山峰间狭长的平地之上,一块块大小不等的灵田,错落有致,灵田上人影晃动,还有人在灵田间走来走去,不时传来一声隐约的吆喝声。但整条峡谷上方白气弥漫,相距又远,灵田上种植的是何种灵药,凤如山却无法看清。/p

“慕容,凤如山,这些雾气似烟如云,却散而不凝,循环往复,有屏蔽神识探查的功能,绝非自然的烟雾,是极高明的隐蔽阵法,其中又结合了大量的幻阵,让偶然飞过的修士察觉不到异常,相当于将整个山谷藏了起来,不説布置、维护阵法,就是支持阵法的运行,每天也要不少灵石,清风岛好大的手笔。”/p

这三天林飞凤费心劳神,虽然功德圆满,想起中间耗费了不少材料,她有diǎn心疼。/p

“师姐,类似的山谷,应该不止这一个。凤如山,胡敬雁可比你大方多了。嗯,他在山dǐng上盖这些房子,又不安排人值守,想干什么?”/p

山dǐng上有五间平常的小屋,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里面空荡荡的一无所有,家具上的灰尘有半寸厚,显然很久没人来过了。慕容雪菲嫌山dǐng风大,不愿傻乎乎的站在山dǐng吹风。/p

海风吹多了,对皮肤不好。/p

“也许胡家本意是安排了人值守的,或者现在人手紧张,或者下面的人偷懒,清风岛平静了快一百年,有了那些阵法,这些房子,用处不大了吧。嘿嘿,师叔,也多亏如此,要不我们想瞒过房屋中的修士,也就醉虾的春梦了无痕还有可能。胡家当年的谋划,滴水不露,确实高明,让人不得不服啊。师叔,师姐,我们进去歇歇。”/p

凤如山拿出红月刀,随手削下几块碎石,又在大石上挖了一个小洞,把仙府放了进去,将削下的碎石摆弄了一番,心念一动,三个人出现在仙府之中。/p

整个清风岛阵法密布,灵气波动混乱不堪,他倒不用担心仙府仙府的灵气波动被人注意到。/p

“师姐?”/p

仙府的葡萄架下,由于三人经常在此“开会”,早就今非昔比,不仅落叶打扫的干干净净,还摆放了三张藤条编制的躺椅,凤如山倒了四杯酒,每人一杯,待得三人坐定,不等小红开口,率先向林飞凤问道。/p

“白天没有可能。要是他们晚上全部休息,我们还可以试试。”/p

林飞凤抿了一口新鲜的冰梨酒,左手拂过额前的丝,不紧不慢的説道。/p

她知道凤如山想问什么。/p

“晚上不行!白天负责警戒的修士还可能有所疏忽,晚上更危险。”/p

凤如山虽然很想悄悄的下去看看灵田中所种为何物,但也知道想不惊动下面一大群修士,实非易事。/p

“哈,哈,这么简单的事,有什么难的。凤如山,你从这儿挖一条地道下去不就行了。你放心,这次挖出来的好东西,我们对半分,不,我们四个平均分,我绝不骗你。我记得你打洞是一把好手,都快比上我们寻灵鼠了。”/p

小红很怀念凤如山在唐古冰原挖地道的感觉。/p

可惜,小红忘了,挖地道,不是凤如山一个人办得到的。/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