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居委会各种奇葩证明证可喝中药夫妻是夫妻0

2019-12-13 22:32: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居委会各种奇葩证明:证可喝中药 夫妻是夫妻

证明“你妈是你妈”“你是你”有多荒唐?但是,近日走访岛城多个社区居委会了解到,和全国一样,岛城每一个“万能”的社区居委会承担着各种“开证明”的任务。其中,“奇葩”证明还真不在少数:譬如:“证明身体可以承受某味中药”,“证明死者已死”“证明夫妻是夫妻”“证明你不会扰民”…… “奇葩证明”的最直接原因在于,市区之间、部门之间的信息没有共享。很多受访的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这些“奇葩”证明大多不属于居委会职责范围,但相干职能部门一再要求居委会开证明,不但市民为之劳碌奔走,居委会工作人员也深感无奈。呼吁尽快明确居委会权责

,并建立起信息共享机制,多让大数据说话,“不要什么事都要市民跑腿,都往居委会身上推”。 买中药也需要居委会“证明” “每天都有来开证明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居委会的证明,我们确切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市北区龙潭路社区居委会书记兼主任郭风英是一名老社区工作者,提起“开证明”的事情她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有些证明太“奇葩”,居委会根本无从“证明”。 “我们辖区居民要去医院开一味含有毒素的中药治病,医院就让他来社区开证明证明他确切得了这类疾病,并且身体能承受此中药带来的相干反应,”郭风英说,居委会作为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可以证明居民是否在此居住和平时在社区的表现等,但当前好多部门让居委会开证明证明一些居委会没法查实、无法掌握的情况,确切是不敢“睁眼说瞎话”。“就像要居委会来证明这位居民身体到底能不能承受这味中药。”郭风英不解地说

,这不应是医院的职责吗? 市南区云霄路社区书记于庆娟也有同感,让她最不理解的就是所谓的“不扰民”证明。“如果在居民楼开设一些经营场所

,须由社区开证明证明商家不扰民,”于庆娟说,像一些烧烤店、饭店之类的,居民不同意,居委会固然不会盖章,但很难判断商家经营是否扰民。 “有的居民在家注册开店,也需要来社区开‘不扰民’证明。”于庆娟说,她一直想不明白,开个店还能怎样个扰民法?再说,居委会又如何确保他们就真的不扰民呢?她认为,这样的证明不应该交给社区,应当由工商部门来负责。 最辣手的是亲属关系证明和死亡证明 居民的生老病死几乎都能和居委会扯上关系。因此,“到居委会开证明”成了市民绕不开的问题。 “一般最常办理的证明有10种左右,全部加起来有好几十种。”同兴路社区一名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

,在这些证明中,最棘手的要属财产继承时的亲属关系证明和居民的死亡证明。 “要想顺利继承财产需要理清和证明的关系太多了。”山东文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民事业务部主任张宝菊告知。 “就拿一个普通的遗产继承事件来说,倘若说小李想要继承一处房产,这房子的产权为他爷爷个人所有,且他爷爷没有留下遗嘱,而他的爷爷、奶奶、父亲都已过世,小李还有母亲、弟弟两位亲人。”张宝菊说,这就需要除房产权属证明外,小李最少需要出具他爷爷、他爷爷的父母、他奶奶、他奶奶的父母、他父亲的死亡证明,及相关亲属关系证明,他爷爷与奶女情况证明,他父亲与母亲及其子女的亲属关系证明等,所有这些都需要社区或去公证处开证明来理顺关系,遇到这种问题时,居委会异常头疼。 除此之外,死亡证明也令社区居委会束手无策。“派出所开具的死亡证明不好使,必须由社区居委会开证明,”采访中,所有受访的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纷纷“吐槽”:他们真的无法确定死者是否就是正常死亡,难以证明! “前几天,我们街道辖区内的一个社区居委会被闹得鸡犬不宁,就是因为一张死亡证明,”市北区宁夏路街道相关负责人说,“社区辖区内一位老人在她外地的老家去世,善后的许多事情都需要社区来开死亡证明,我们确切是无从了解她的死因和死亡的具体时间,本着负的态度没法开证明。” 这位负责人对透露说,由于拿不到死亡证明,死者家属就直接将死者遗体抬到社区居委会门口大闹,影响非常恶劣。后来,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费尽周折打听到死者外地老家的当地街道,辗转了解到死者的相关情况,家属才停止闹剧。 多让数据说话,少让市民跑腿 谈到开证明的奇葩事,很多居委会人员颇有怨气,认为相关职能部门和机构“在推卸”,“让居委会来把最后一道关,所以连证明内容都不用看,有公章就行了。” “由于开证明我差点犯了错误,”郭风英告诉,曾经辖区内一名居民找他开婚姻证明。“我知道他的妻子因病去世后,他又和一名东北人再婚,所以就帮他证明了婚姻状况,”郭风英说,没想到的是,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名农村的妇女找到居委会来。 “我们这才得知

,原来这位居民是入城干部,在乡下时有过妻子,也就是说他的婚姻状况应该是三婚,而不是我们了解的二婚,”郭风英说,幸亏她及时将证明作废,否则肯定会引发相干纠纷。 “如果居民有意向我们隐瞒事实的话,仅凭对他当前情况的了解来作证明难免会有漏洞,但我们确实无能为力,毕竟我们查不到民政系统的相关信息,”郭风英无奈地说。 受访的很多居委会工作人员觉得,这与职能部门之间的信息“壁垒”有关,部门之间信息不共通,调和起来麻烦,普遍认为居委会最了解居民情况,便简单直接地找居委会证明了,但是居委会又有甚么办法去核实? “没法核实的证明我们本着负的态度就不会开,可是居民不理解,拿不到证明就在居委会闹,”郭风英说,有时候因为一个证明,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被缠得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这对本来就人手紧缺、事务繁多的居委会来说,真是雪上加霜。 “现在都‘互联+’时代了,完全可以通过络把老百姓解放出来呀”“建议研究研究如何让我们少开证明,多让信息跑腿,少让老百姓跑腿”……在青岛本地社区论坛上,关于“奇葩证明”的吐槽帖子里,友在“吐槽”奇葩遭受的同时也不忘给提建议。 我们也期待着官方与民间的信息交流更加顺畅和便捷。

石家庄最好的治癫痫病的医院
四川省生殖医院联系电话
长春银屑病资深医院
楚雄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东港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