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紫血圣皇第170章对峙

2020-01-25 05:23: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血圣皇 第170章,对峙

锤石部落,

秦霖已经与傲秋对峙了一日一夜,很快部落族人便知道秦墨进了玄关,他们开始围拢在虚空阵门前,要求进入玄关与神族决战,

“族长,少族长都已经进去了,为什么我们还不进去,难道你当我们都是孬种吗,”一名战士一脸怨气,

“族长,我们不怕死,死在战场是吾辈人族之荣誉,”又一名战士开口,他一脸委屈,“可让我们躲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少族长与敌搏命,我们难以接受,”

“族长,”几十万战士单膝跪地,他们目光中闪烁着炙热的火花,就连林长.盛等人也都如此,

之前反对的那些万夫长们此刻再无怨言,连少族长都进去了,他们有什么不敢进,哪怕实力悬殊又如何,他们不怕死,

秦霖心底苦笑,苦的是他绝不能放一人进入玄关,必须顶住所有的压力,且为秦墨担忧,他笑的是族人如此凝聚,大敌当前,却沒有人退缩,

扫了族人一眼,秦霖冷道:“不行,任何人不得进入玄关,我比你们更担心,但我不能这么做,”

“难道您想看着墨哥命丧敌手吗,他可是您的亲儿子啊,”李小虎义愤填庸的冲了出來,手里握着那块山海印,他已经基本掌握了这件宝物特性,就是元气消耗有些大,

在他身边,是握着剑的小胖子秦玄,他虽然怯生生的样子,但眼中却透着坚定,

“闭嘴,”李海上前怒斥一声,作势要打,“小兔崽子,还要跟族长动手不成,”

以前李小虎是最怕他爹的,现在也一样,可当想到秦墨深陷玄关,独自一人面对神族百万大军时,他便沒有了畏惧,虽然嘴上沒说话,头却扭到了一边,脸上很不服气,

李海终究是沒有打下去,叹息了一声,他拱手一礼,道:“族长,打吧,那可是您亲儿子啊,您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他……”

不等一众人附和,也不等他说完,秦霖抬手打断道:“够了,我自有分寸,我说了,沒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踏入玄关,违令者军法处置,”

说到最后,秦霖的目光落在了傲秋身上,头顶的蓝冥冰花释放出滔天的寒气,蓝光照在族人的脸上,带着森森的寒气,

傲秋蹋前一步,拔出了腰间的断剑,眼看着一触即发,这时地底突然伸出了无数根柳条,环绕在秦霖四周与那蓝冥冰花遥相呼应,一时间所有人都低下了头,青叶的存在已经不是秘密,但谁都知道,青叶只听秦墨一个人的命令,

如今青叶护着秦霖,便代表着秦墨离去之时,已经有了交代,族长不过是在按照秦墨的交代做罢了,

“青叶,”傲秋退后了两步,把断剑收回了腰间,她当然打不过青叶,青叶要阻拦她也是轻而易举,整个锤石部落都笼罩在青叶的领域之下,

“五日,最多五日,墨儿再不归來,我们便杀入玄关,死战到底,”秦霖叹了一口气,这是秦墨留给他的期限,

部落族人义愤之情终于平息了下來,五日不长不短,可少族长面对的是百万神族大军啊,

如今他们能做的只是向圣皇祈祷罢了,

第四日,锤石的族人沒有等到秦墨归來,却等來了莫千,他带着残余的几百万天妖族人赶來,

秦霖心底一动,立即派人整肃,最后满打满算,天妖部落残余的四百万族人中,只有将近七十万能够战斗,虽然都是老兵,却各个带伤,且因为部落被神族攻破,士气极为低迷,

主殿内,莫千单膝跪地,道:“禀族长,莫千幸不辱命,带來了天妖族人,”

“好,如此锤石当有一战之力,”秦墨脸上全是激动,但他心底却有疑惑,便问道,“你是如何说服他们的,”

闻言,莫千苦笑一声,道:“我刚回去时,他们差点沒把我生吞活剥,后來我只得将真情告知,不过,真正让他们放下芥蒂來到锤石的不是厉行知勾结异族,而是锤石如今镇守天妖玄关,他们是來复仇的,”

“苦了你了,”秦霖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往对天妖部落的芥蒂早已烟消云散,

也只有他明白莫千此行真正的难处,就像他现在守在锤石里顶着的压力一般,那可是他亲儿子啊,

“莫千已经尽力,但还是只能带回小部分族人,其余大部分族人依然选择加入了其它部落,”莫千无奈的道,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妖部落全盛时期有几千万的族人,被攻破部落后,只剩下千万有余,但莫千说服的却只有三分之一而已,

“足够了,”秦霖沒有责怪,

“少族长呢,”莫千突然问道,

秦霖顿时一脸苦涩,将他离去后的事情叙述了一遍,无奈道:“我也想进攻啊,可是墨儿说了,给他五天,那就给他五天,”

莫千起初也与锤石的族人一般义愤填庸,但看到秦霖的表情时,却安慰了起來:“少族长吉人自有天相,他可是准至尊,既然敢进玄关,必然有把握活下來,族长莫要太过担忧,待到第六日一到,我们便杀入玄关,他神族即便是钢筋铁骨之躯,我们也杀他个片甲不留,”

火神部落,

这几日火神王一直在关注锤石部落的动向,当听说锤石部落居然沒有在第一时间进攻玄关时,他差点雷霆大怒,恨不得立即撕裂虚空前往督战,

然而他很清楚,得到万世永昌的锤石部落已经不在他火神部落管辖之下,除了圣王部以及更上层的部落,谁也命令不了锤石部落,

直到第四日天妖部落残余的族人加入锤石部落,火神王却也沒有动容,虽然只是一个五星玄关里的神族大军,却也有百万之众,火神部落并非沒有与神族打过交道,火神王很清楚神族的武器装备到底有多精良,

即便天妖部落全盛时期,千万战士镇守玄关,却也沒能占据到任何上风,这还是人家神族根本沒有进攻的打算,

一个残余的天妖部落加入进來,又能改变是什么,火神王此时最担忧的是锤石部落还要拖到什么时候,为什么神族沒有趁机攻入锤石部落,一举灭掉锤石,

直到探子來报,锤石部落少族长孤身进入玄关,这才让他脸上露出了笑容:“若是你沒有与我火神部为敌,我说什么也要把你弄來王部做重点栽培,可惜啊,可惜,百万神族大军即便你有逆斩三位巅峰大能的实力又能如何,”

心底想着,他便唤來了侍卫,命令道:“传令下去,一旦锤石少族长死掉,立即解除锤石孤立,所有周边部落全力援助锤石,”

“诺,”侍卫领命而去,

远在黑石山脉的另外一头,一名青年正急促的往锤石部落赶,若是秦羽在此,定会发现这人正是他的各个秦洛,曾经的锤石骄傲,

如今的秦洛已经与之前大不相同,骄傲毕竟是骄傲,换血境的实力,以及那身上可怕的杀气,无时无刻不告诉着人们这是一个可怕的强者,

他是在天道布告时,开始继续关注锤石动向的,以往他想关注也沒用,因为根本沒消息让他打听,可天道布告,锤石成为五星部落,立即掀起了一片滔天巨浪,整个青州都在议论这个锤石部落,

后來的消息越來越多,只是他听到的很晚,当他知道秦墨斩了大镇军,得罪火神王部惹得圣王震怒,罚锤石部镇守五星玄关时,他立即知道不好,便离开了所在的七星部落,往锤石部落赶回,

“一定要撑住啊,”秦洛心底祈祷,一路上他想到了很多,更是恨死了秦墨这个惹祸精,

只是想着想着,他便忘记了秦墨,心底只祈祷着部落能够平安,他从小便沒有了父母,是秦霖把爷爷秦天离把他带大的,但在他心中,秦霖才是他的父亲,所以无论当初秦羽与秦墨闹的有多僵,秦洛都沒有丝毫偏袒的意思,

“若是部落被灭,若是族长死了,哪怕你就是族长唯一的儿子,我也要让你好看,”秦洛心底暗暗发誓,

离开部落是为了追寻更强的道,但他强大却是为了锤石部落,他要让族长为他骄傲,

锤石玄关,

坐在一块巨石后,秦墨安抚着缩小的小白,拿出了元精开始恢复元气,他长袍已经被血迹染红,干掉的血迹变得乌黑,透着一股浓厚的血腥气,就连小白的皮毛也未能幸免,

这五日來,秦墨一直在游走,一直在战斗,找到落单的神族就杀,沒有落单的神族便继续引,细数一下他储物囊里已经积累起了几千对神族羽翼,战甲和武器更是不计其数,

“休息一下吧,这样杀下去,也不是办法,”葫中仙提醒道,

“不行,”秦墨突然站了起來,把小白收到了御兽环中,望着阴沉沉的天,道,“不能休息,我的时间不多了,”

一口咬碎了元精,秦墨便开始往神族已经收缩的防线赶,这些神族经历了无数次袭扰后,已经很熟悉秦墨的战法,所以秦墨杀人也越來越难,他甚至有好几次差点进入了神族设下的圈套中,若不是神狱敛息决与蓑衣逆天,早就被聚众围杀了,

但他知道,另外一个人绝对比他更痛苦……

镇江市精神卫生中心预约挂号
蚌埠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
贵州专门看癫痫病的医院
河南牛皮癣治疗需花多少钱
盐城哪所白癜风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