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外媒中国正超水平布局亚洲经济0

2019-10-09 20:58: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外媒:中国正超水平布局亚洲经济

  中国不但已经营造出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的气氛,更表现出能为亚洲未来的发展规划的强大能力。

  一个月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为世界经济创造了“新平庸”这个新词。当很多人都在怀疑拉加德对形势的估计是否过于悲观的时候,美国人很“配合”地结束了为期六年、总共4轮的量化宽松(QE)政策。

  显而易见,美联储宣布终结QE,必然引起新兴市场国家的担忧。由于这些国家经济结构单一,抗风险能力弱,外部一旦有风吹草动,国内经济就会遭受较大冲击。鉴于市场对美联储未来有加息预期,欧美资本接下来很可能就会从新兴市场国家出逃回流美国。

  拉加德也曾为避免“新平庸”开出过药方,诸如财政刺激就业、经济结构改革、基础设施投资等方面。不过,当美国开始率先撤退,欧洲经济再次面临通缩窘境。“缺了钱”的世界经济还能靠谁呢?

  2014年亚太经济合作会议(APEC)年会暨领袖峰会,将在本月10至11日于北京举行。许多国家都期待着中国的声音,希望中国利用主场之利为APEC的发展、为亚太的振兴做出新贡献。

  这种期待本身也暗合了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世界经济格局呈现出的新形态。向中国寻求解决方案可以说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据中国外长王毅介绍,预期北京APEC会议将获得诸多成果,有望取得的新突破包括启动亚太自由贸易区进程。

  [page]

  亚太自贸区的愿景早在2006年的APEC越南河内会议上已提出,不过随后沉寂于纸面,无实质进展。近年来,随着WTO多边贸易体制阻滞,亚太地区自贸安排如雨后春笋,相互交织、规则各异的协定带来剪不断,理还乱的“意大利面条碗”效应,各国是相向而行还是渐行渐远一时难以琢磨。

  “亚太地区在经贸领域各种机制层出不穷,有正面推动作用,但同时也出现竞争和张力”,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阮宗泽分析,推进亚太自贸区进程有望形成合力,不再任由碎片化趋势发展。

  在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蕴岭看来,亚太地区最宝贵的发展经验是地区开放,而现有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等合作机制互不联络,与统一开放市场这一基本经验不相符合。

  后金融危机时代,亚太地区已成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区域经济总量占全球57%,对外贸易额占全球比重的46%,建立统一自贸区对区域内成员的利好显而易见。区内商品、资本、人员、资源的自由、便利流通,每年将减少上百亿美元的损失;同时,协调统一的自贸规则,将大大提高区域内投资及营商环境的可预期性。

  南开大学APEC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晨阳表示,亚太自贸区这样的合作框架如果能够建立起来,从规模上和比例上来说,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自贸区安排,这对全球贸易的发展将有划时代意义。

  北京APEC是最重要的时机,中国把这个艰难的项目提出来,并推动实质进展,是希望为亚太一体化做实实在在的事情。

  此次,中国不但安排“东道主伙伴对话会议”,更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此举并非仅仅是为了搭建APEC经济体与非经济体间的合作桥梁,加强互联互通的基础建设,更是显示出中国政府希望凭借APEC平台推动亚洲区域经济整合,以及呈现出中国正逐步推进“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目标。

  除了美国对此忧心忡忡,公然反对亚投行的创建外,澳大利亚、南韩、印度尼西亚等国也受限于美国白宫的立场,暂时没有表态支持亚投行。

  虽然美国解释,他们反对的理由是表示担忧中国是否有能力确保该银行的治理水平达到国际标准,但美国反对的真正的原因,是深知谁控制了资金,谁就控制了一国的发展。

  [page]

  即使亚投行在创建时,表示将秉持融资归融资,其他的问题尊重各国的“不干涉内政”的原则,但美国内心依然是害怕中国凭借亚投行,以金融力量影响亚洲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发展。

  但是,无论美国如何反对,都是无法阻挡亚投行的运作。

  由于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显着提高,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中国的投票份额出现大幅上调,排名从第六位跳跃至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日本;在能源、货币和贸易体系中,中国也不断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且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沈骥如表示,经济地位的提升带来话语权的增加是很自然的事情:“中国对世界经济的拉动作用占三分之一,贸易额也不得了,现在是4万亿美元左右,是世界第一大贸易国了,经济实力的大幅增加必然带来我们话语权的增加,因为(谁的)经济总量大,贸易额多,那么经济怎么安排当然要多听他的意见。”

  国际货币基金(IMF)估计,中国对亚洲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超过50%,中国经济成长每增加1个百分点,就将拉动亚洲经济成长0.3个百分点。

  可以说,亚洲的发展离不开中国,中国的发展也离不开亚洲。在亚投行创建前,中国早已在亚洲各国广泛参与基础设施建设,例如尼泊尔中部、西部建设新水电站等。

  亚投行创建之后,更将扮演“资金库”的角色,提供庞大资金以加快亚洲区域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络建设,这不但可以促进亚洲区域共同发展,获得亚洲众多国家的支持,而且还可解决中国庞大外汇储备和产能过剩的问题,中国届时透过亚投行向外贷款,将庞大的外汇储备用于建设外国的基础设施,可以推动国内过剩的基础设施建材出口,可谓一举多得。

  今年5月在青岛举行的APEC贸易部长会议上,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长乌柳卡耶夫表示:“总体来说,我们在亚太地区对与中国进行合作抱乐观态度,我们也非常支持我们的同事(中国)提出的建议。”

  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沈骥如表示,能够在北京APEC会议上提出这么多重要建议,并且得到许多APEC成员的支持,也是中国经济在世界格局中显得越发重要的表现。

  “今年APEC的建议100多项,其中一半以上都是中国的建议,很多创新的倡议都是中国提出来的,所以中国现在不但融入世界经济,在世界经济中还在发生创造性的作用,负的大国的作用。”

  由于上述的因素的存在,尽管美国大力反对,但无论是世界银行还是亚洲开发银行的总裁,均对亚投行的创建表示欢迎,也愿意联合提供融资给亚投行。

  [page]

  事实上,随着中国经济、军事实力逐渐强大,西方“中国威胁论”一波波泛滥,所涉内容也日益扩大,如今已上升到战略蓝图的高度。

  尽管中国一再强调“和平崛起”,各种举措也为亚洲各国的发展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但带有极强意识形态色彩的“中国威胁”论调从未消失。

  中国的强大与崛起已是事实,西方却仍不愿放弃现有的不公平秩序,在这样的背景下,亚投行也许只是一场小战斗。

  由此也显示出,中国政府凭借APEC平台,不但已经营造出共建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的气氛,更突显出中国在亚洲经贸整合的角色,和表现出能为亚洲未来的发展规划的强大能力。相信即将召开的APEC会议,将更进一步强化中国在亚太地区的政经影响力和话语权。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代表站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传递信息。

社会
CBA
网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