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至尊神武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商量对策

2020-01-29 09:42: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神武 第一千三百七十五章 商量对策

c_t;二‘女’话锋转变之快,直叫人‘欲’哭无泪。(。更新好快。

俨然被孤立的陈恒,眼睁睁看着于蕊与宓儿从‘敌对’的关系渐渐在三言两语之间变得好的不行,反倒是他,半天再也‘插’不上一句话,被冷冷的搁置到一边去,实在有苦难言。

“宓儿姐姐,你是説,等等再让陈恒走么?”在站到了统一战线后,于蕊也改了称呼,重新亲昵的唤为她姐姐,共同思量起陈恒去留的问题。

宓儿却神情不变,摇头叹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到底是怎么盘算的啊?”于蕊不解,接着问道。

宓儿抿了抿薄‘唇’,紧接着略有迟疑道:“妹妹,你刚才説,你现身为天尊的弟子,那多少应该知道diǎn天尊的去向吧,他每日都在做什么?”

这个问题来的太突然,而且好像跟眼下陈恒的安危没有关联,不过于蕊听了,还是歪着脑袋仔细想了想,旋即苦恼道:“姐姐,其实我也只是挂了个弟子名头,平日里,都是广成子师兄教我修行,所以……”

话已至此,显然她对天尊行踪知道得也是少之又少,即便她身处天尊栖息的道场,对其每日动向的了解,依旧显得很空白reads;。

不过这倒是在宓儿的预料之内,因为虽説昆仑之巅作为天道圣人的法脉祖庭,可作为三清之一,这元始天尊眼里,恐怕只有修道二字。

而他这等九步圣人修道,在于静心二字,莫説于蕊了,只怕广成子平日里也很难见到天尊!

故而,想要从天尊去向的问题上为陈恒寻求逃生之道,未免太不切实际,但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盼着能问出些什么。

宓儿思索了会,紧接着道:“如果无法掌握到天尊的动向,那我们此时更该谨慎处理。现在我只是不清楚,天尊到底知不知道先天灵果被盗,依照我的理解,若是他知晓了的话,陈恒早该没命了!”

此话一出,于蕊diǎn头附和道:

“没错,我也是从广成子师兄嘴里听闻这昆仑异动,除了拜师那天外,之后见过天尊的次数也是少的可怜,从他的嘴里,我倒是感受不到他平日里会关心什么,不过这件事又另当别论!”

两‘女’谈论的紧,陈恒只管旁听,听到这,他倒是不由的出声道:“蕊儿,你是説,连你平日里也不得轻易见天尊对么?”

“是啊,怎么,你也有什么想问的么?”于蕊眨巴眨巴眼睛,煞是可人道。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陈恒闻言不禁皱眉,若不是宓儿提及这diǎn,他还真没往这方面想。

确实,以天尊的能力,莫説昆仑之内发生了何事,哪怕下界出了状况,恐怕他也能早先知晓,这便是圣人通天的力量!

可从他撷取了先天灵果到眼下,也过去有六个钟头了吧?却不见天尊发威,只有路过的陆吾才发现他。

如此説来,这先天灵果被盗,天尊根本还未知情!这么想来,便可能还有时间逃生!

想到这些,陈恒有些‘激’动,若是如此,或许他现在更不该躲在于蕊这里畏首畏尾,早些离开昆仑才是王道!因为一旦到了下界,只怕天尊知晓宝果被盗一事,也难以追查!

只是,他能想到的事,宓儿岂会想不到?不待他做出什么决定,宓儿旋即淡淡道:

“依我看来,天尊之所以能放任你盗果至今,要么就是自信于先天灵根周遭的‘混’沌元气足以撕裂任何擅闯之人。要么就是他在闭关,不闻周边事,因此,刚才我才会问妹妹天尊的动向。”

“既是如此,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动身才是!”陈恒不由疾声道,在他看来,这是天赐良机,万万不能等到天尊出关或者有所察觉的时候才离开,那时只怕为时已晚。

可宓儿紧接着説出的话,却又是给他浇了一盆凉水!

“急什么?即便天尊没有发现,你是不是还忘了陆吾?至少,陆吾知晓了你这个陌生人闯入昆仑。连带着,妹妹的师兄,也就是广成子也清楚了昆仑被歹人‘乱’入,你以为你现在出去,就一定安全?”

此话一出,陈恒当即怔在了原地,不由面‘露’苦涩。

是啊,虽説盗果一事还有待考查,可他被发现踪迹的事情却是铁板钉钉,无论是再被陆吾追上来,还是被广成子逮到,只怕都难逃一死!

陆吾暂且不谈,先前敲晕对方,侥幸的成分大于一切,再碰上,对方显然不会再大意失荆州,而遭遇广成子的代价则更大。

本来这家伙对陈恒就没有好印象,上次还是对方还是念在于蕊的份上才未对他下狠手,这次若是再碰上,恐怕即便于蕊在场,对方也不会手下留情!

“蕊儿,这广成子,也就是你的师兄,是个什么样的家伙?”深呼一口气,陈恒很快将眼前的局势分析透彻。出口相问。

眼下,最需要了解的,不是元始天尊,或是护山天神陆吾,而是这个麻烦的广成子!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陈恒没想过能打败广成子,但愿能逃过就算好的了,而从于蕊嘴里知晓关于这个广成子的信息便显得尤为重要,因为他对广成子了解的少之又少,只知对方是天尊大弟子。

而有着昆仑十二金仙之首称号的广成子,究竟又有什么能耐呢?

于蕊蹙眉深思片刻,给出了答案:

“我只知道他是天尊的第一位弟子,亦是‘玉’虚宫中第一位击金钟的仙人,深受师傅宠爱。他修行于九仙山桃源‘洞’,这次只因受到师傅召唤,特意来教导我才回归昆仑山,据説,他还曾是轩辕黄帝的授业恩师!”

首座弟子,金钟仙人,黄帝恩师,这几个名头説出去,已然能够吓倒一片天神。

纵使陈恒有了一定心理准备,也没想到这个广成子的来头如此巨大,无论怎么看,这货都是他万万惹不起的存在!

可不知为何,想到那天于蕊被广成子带走,他不但无能为力,还被对方一道眼神便摄的不得动弹,陈恒就觉得十分耻辱,内心更是有股滔天怒火无法放下。

若是有机会,他真的很想跟对方大战一场!

只可惜,这股冲动的战意很快就被宓儿的一段话给消解……

“元始天尊有很多弟子,只有广成子、赤‘精’。子、黄龙真人、惧留孙、太乙真人、灵宝**师、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玉’鼎真人、道行天尊、清虚道德真君这些人被列为十二金仙,”

她淡淡的説着,目光朝向陈恒,显然是在提醒:“这十二人,无论哪一个都是你无法撼动的,我若是你,现在该想的如何避开对方,而不是挑战。”

一席话,‘弄’的陈恒毫无脾气,他又如何不知?只是这股憋屈来的太郁闷。

本来他一路走到这,一身本领已然超出一般修者太多,可越是这般,他越觉得还不够,因为压在头dǐng的仙人实在太多,多的他都数不过来。

“我倒是想要避,问题是,他会让我避么?”叹了口气,陈恒有心无力的説道。

这话讲的不假,这广成子对他早有了偏见,这次若是遇上,纵使不知他盗取了先天灵果,也肯定要以擅闯昆仑之罪伏诛了他!届时,只怕天尊来了都没法説理!

而于蕊见他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忽然出声道:“你不用担心他,若是无法避开的话,我自当为你挡下reads;!”

此话一出,陈恒怔了怔,望向于蕊的眼神变的复杂‘迷’离。他既感动于蕊儿的用心,又感到很不甘心。

难道到头来,他终究要靠‘女’人来躲避灾难么?这岂不是违背了他的初衷……

一直以来,想要变的更强,只为守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却逃不过命运的戏‘弄’,现在反过来还要被于蕊保护。

陈恒想到这,不禁苦笑无语,可宓儿这时却倏忽开口道:

“就这么办,事不宜迟,我们即刻动身离开此地!若是碰上广成子,让蕊儿妹妹阻挡,陈恒你只管借机逃脱,或许可行!”

她説的很急,一气呵成,于蕊听了,茫然diǎn头。

而陈恒却不由得眯起眼睛望着宓儿,同时用意念传音道:“你早就想到这diǎn了吧?或者説,你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

宓儿感受到他的传音,压根没有丝毫心虚。他迎向陈恒审视的眼神用意念回道:“我怎么想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想不想安全的离开此地!”

一语甫毕,陈恒哑然。

于蕊最后看了一眼他,虽有万般不舍,可这关系到他的生死,也由不得儿‘女’情长。旋即她第一个起身,神情凛然道:“走吧,我来打头阵,不管谁来阻拦,我一定不会让他伤害你!”

宓儿闻言没再説话,金光一闪,便遁入陈恒体内。

陈恒看着强颜欢笑的于蕊,心中隐隐作痛。

他知道她不愿让这么快又和自己分离,可他又不得不离去,他想要她跟随自己一同离去,可又知她还不能离开此地!

诸多无奈,诸多不甘,终化为离殇。陈恒深呼一口气,不再迟疑,起身便飞出这块宝地。

有于蕊的气息在,西王母留下的四御阵没有启动,两人很快飞到当空,依着下界的方位,疾行而去!

成都送子鸟不孕不育医院挂号
广州市白云区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辽宁哪家医院白癜风治的好
临沂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合肥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