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终末之龙 第四百章 威胁

2020-01-17 01:27: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四百章 威胁

出鞘的长剑在阳光下闪着寒光,诺威心中一惊——以暴力来镇压这样的混乱,结果通常只会是一场惨剧

但周围的人似乎并未因此而惊惧万分地躲开,相反,许多人脸上都露出一丝期待

精灵皱着眉,反手摸向背后的轻弩马上的战士高举起长剑,挥了一挥,却并没有发出什么进攻的命令,而是回头不耐烦地大吼一声:"还在等屁啊?!格雷沙姆,吹你的号!"

在他马后,一个dǐng着一头杂乱的砂色长发的年轻士兵抓起挂在腰间,像是牛角做成的旧号角,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深吸一口气,仰天吹响

诺威怔了一怔,忍不住嘴角抽搐

那是种法形容的声音——宏亮,透彻,却有一种怪异的腔调,如果让泰丝来描述,她大概会説那是一个悠长,响亮,一本正经,声势惊人的……屁

这声音巨大到足够穿透每个人的耳膜,又可笑到足够驱散人们的恐惧与慌乱号角声中,混乱的人群渐渐平静下来,放开了彼此的头发,耳朵或者衣服,尴尬而困惑地互望着,茫然不知所措

号角声终于停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寂静中透出几分诡异

"找回自己的脑子了吗?你们这群白痴!我要是什么神,就干脆放个屁把你们都熏死!"马上的战士挥舞着剑咆哮,"想留下的站着别动,想回家的慢慢走出来——走!你们知道什么叫‘走’吧?!看着我的剑!谁的步子迈得长过它的一半,就准备躺下给自己收尸!"

从神情到语气,他依旧凶暴而残忍,但精灵从庭院外的人们脸上隐隐的笑容里看到了信任……以及尊敬

笑意不由自主地从眼角延伸诺威再一次想起自己为何会为人类这种短命的种族而着迷——他们总能让你惊奇不已

一xiǎo半的人听话地慢慢走出了庭院其余的人则选择了留下,但不再疯狂地试图挤进主神殿诺威走近门边,看见那身醒目的白袍时,稍稍松了口气——那位被拉进人群的牧师不知何时爬了起来,染血的脸上神情沮丧,却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职责,而是和同伴们一起救治着伤者

精灵意识到这里没什么他能帮上忙的地方……而且大概也帮不了他什么忙

"嘿!你!那个尖耳朵的!"

粗鲁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诺威回过头微微一笑

对方大概没有料到自己的礼换回的会是这样灿烂而真诚的笑容,愣了一会儿才恼怒地吼道:"赶紧回你的林子里去!这城里的麻烦够多了,我可不想有什么精灵死在这里!"

诺威顺从地diǎndiǎn头没有解释自己并非来自鹿角森林——反正他很可能还得回去

遇上一个如此听话的精灵似乎让战士颇有些意外,他疑惑地猛盯着诺威看了几眼,摇摇头,回身朝自己那帮站得七歪八倒的士兵们吼了一声:"跟上!你们这群没骨头的懒鬼!"

他策马奔向另一个方向一声喃喃的咒骂随风传入诺威耳中:"这城里的蠢货们怎么都变成耗子胆儿了……"

诺威沉思着,微微皱起眉头这句话里有些东西让他不得不在意他知道瘟疫对人类来説有多么可怕,恐慌又是怎样一种巨大的力量……但这里的人们,似乎的确有写应过度了

如果是有人在其中煽动……

精灵环顾周围,依旧能在每个人的脸上看到惊恐与不安他怀疑自己能从他们那里问到多少有用的东西——通常大多数人其实只是盲目地随着大家一起行动而已

他带着疑虑转身走回旅馆,越来越担心那飘到码头,满是死人的船只并不是一个意外……而是一次袭击

但为什么是此时?为什么是这里?这与五月节那一晚柯林斯神殿遭到的袭击是否有关?……

他加了脚步,心中的不安就像自码头的方向升起的黑烟渐渐笼罩了那一片春日的晴空

泰丝当然不可能像他嘱咐的那样乖乖地"待在房间"红发的女孩儿就坐在旅馆的门前,闪亮的匕首在指间转来转去,恶狠狠地瞪着空荡荡的街道

一看见诺威的身影她就跳了起来,一脸像是立刻就要甩手把匕首插到他胸口似的怒气冲冲

"你是谁?!"她气咻咻地冲他大叫,"我不认识你!xiǎo莫也不认识!"

诺威奈地一笑,随手将她拦腰抱起,拖进旅馆,关上了门

旅馆的一楼此刻空一人,平常聚在这里吃饭喝酒的人大概都躲在了自己的房间或者逃之夭夭,连老板和所有的伙计也都不见踪影潘西坐在桌子上,身边满满地堆着各种显然没有花钱的酒和食物,却显然没什么食欲

"……加文呢?"诺威问着,放下了不高兴地扭来扭去的泰丝

"我怎么知道?他非得‘出去看看’!"潘西随手扔掉半截薰肉肠,有羞愤地回答:"你説,他又不是什么不会生病的精灵,等他回来,我们是让他进门好呢,还是不让他进门好呢?他可能会害死我……可能会害死你的xiǎo泰丝和这里所有人[,!]!"

精灵事实上也会生病——但诺威懒得跟他解释这些

"收拾一下,等他一回来我们就回鹿角森林"他説

潘西眼睛一亮,立刻从桌子上蹦了下来

"早就告诉你该这么做啦!"他叫嚷着,丝毫不掩饰他意图分明的兴奋

"你敢碰那只白豹,我就切掉你的手指"诺威看了他一眼,语气平静,但潘西能听得出那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他胖乎乎的脸颊上的肉微微颤了颤,目光闪烁加文不在,他连嘟哝着抱怨一声都不敢……精灵很少用这种方式威胁别人,但如果他説出了口,就一定能做到,这一diǎn,潘西可不想拿自己的手指去验证

等待的时间在沉默中加漫长泰丝坐在一边生闷气,诺威站在那里陷入沉思,潘西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却不敢开口,只能拿食物来泄愤等加文推门而入时,地面上已经一片狼藉

战士皱了皱眉,跨过半只油腻腻的烤鸭,却没有再靠近其他人

"事情不对"他向着诺威开口,"我看到了那条船——在它被整个儿烧掉之前那就是我们原本要找的那一条,夏至号"

诺威一怔:"……我记得你説过那条船是向南开的"

加文沉重地diǎndiǎn头:"要么我们得到的消息是假的,要么……就是一条是死人的船自己逆流而上"

论哪一种可能对他们来説都不是什么好事……或者糟的,正是他们的追查害死了船上很有可能并不知情的水手们,并为达马兰城带来了这一场灾难

"也有人説船到港时,上面的人并没有死光……有染病的水手下船混进了人群,现在很可能还躲在哪个角落,甚至已经把病传染给了多人守卫正在从码头开始搜寻,但以我所见,他们人手不足,而且大多想趁机逃走……"加文用低沉的声音继续着,"唯一可靠的大概只有科门和他那几十个手下"

"科门……方脸,大胡子?"诺威在自己的下巴上比划了一下

加文diǎn了diǎn头:"他们都是本地人,与外来的雇佣兵多少有些不同"

"……你在码头看见那两个牧师了吗?他们怎么説?"诺威问道

"看见了,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有上船,因为我到那里时他们正在码头上与利维德大人……这里的商会首领争执我法靠近,听不见他们説了什么,但论迪柯的牧师是否有进行净化,利维德显然都并不怎么放心他下令烧船,连同船上的尸体一起……这或许是个明智的决定,但同时也烧掉了任何可能存在的线索"

"……你原本不是打算上船去‘看看’的吧?"潘西终于忍不住开口

加文扫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显然并不喜欢自己这位表亲,却不知为何总是与他一起行动

诺威低头不语虽然在危机来临时准备不足,但统治者并未弃城而逃,而是出现在危险的地方,行事也十分谨慎——这的确令人欣慰如果这只是一场普通的瘟疫,达马兰城或许凭借自己的力量就足以应付,但精灵担心,倘若这真是一次袭击,那艘死亡之船的出现,很可能只是第一步

"如果我们想要离开,不会太难"加文抱起双臂,"港口并未封锁,只要花diǎn钱就能找到一条xiǎo船带我们出去,有不少大的货船都在做这样的生意……虽然明知其中的危险"

诺威知道他所説的危险是什么——如果登船的人之中有一个染病,行驶在河面上的船只很难及时找到救治,整船的人都有可能面临死亡的威胁

而如果这样一艘船到达了另一个城市的港口……

寒意从心底升起,诺威不由自主地脸色发白他法想象同样的混乱出现在人口加稠密的维萨或斯顿布奇会是怎样的情形

——他必须尽让埃德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未完待续)

深圳肛肠医院联系电话
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朱思泉
滨州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内蒙古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绍兴治疗龟头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