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源初斩天 第九百零三章 兽域臣服

2020-01-16 18:53: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源初斩天 第九百零三章 兽域臣服

第九百零三章兽域臣服

源初知道不能再继续这么跟熊阔海耗下去了,虽然熊阔海也是力量消耗不小,伤势也不轻,但是与自己相比还是要好上许多,要是再继续这么比拼消耗下去,他必败无疑,可是,源初是绝对不会认输的,因为他与熊阔海之间的比武,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他们两人之间的武力比拼了,更是代表着人族与兽族之间的强强对碰,他身为人族的绝世天骄,绝对不能败!

可是,自己到底怎么才能胜了熊阔海呢,源初突然眼前一亮,顿时计上心来,自己何不用本源之剑赢了熊阔海呢,虽然现在本源之剑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可以跨越两个大境界斩杀强敌了,但是实现战力的暴涨却是不成问题的。

想到这,源初猛然利用与熊阔海拳掌对碰的机会趁势退了出去,对着熊阔海大喝一声道:“熊阔海,我不得不承认,比拼肉身和力量,你现在的确是要略胜一筹,可是你想要胜我也并不容易,再这么继续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我看咱们俩也是时候决出胜负了,现在,我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子的真正的手段吧,本源之剑,给我出来!”

随着源初的一声大喝,一把闪烁着璀璨耀眼的七色神芒的本源之剑便已经被源初握在了手中,源初缓缓用双手握住了本源之剑,源塔当中的七种本源之力也被源初疯狂的抽取了出来,向着本源之剑当中极速汇聚而去,与此同时,天地当中蕴藏的七种本源之力也开始剧烈暴动了起来,开始向着本源之剑狂暴的灌注而来,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本源之剑当中极速集聚着,那种恐怖的气势让人不寒而栗。

就在熊阔海惊疑不定的时候,源初猛然将手中的本源之剑向着熊阔海用力斩出,只见一道诡异恐怖的七色剑芒顿时向着熊阔海横扫而出,剑芒所过之处,虚空骤然崩碎开来,带起一阵狂风,天地都是为之一震。

七色剑芒速度极快,眨眼之间便已经到了熊阔海身前,他根本避无可避,噗的一声,一朵绚烂的血花顿时迸溅开来,熊阔海一声惨叫直接栽倒在地。

神熊族族长见状顿时惊叫一声,便想要冲过去,不过被兽神及时拦了下来,比武还没有结束,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干预的,尤其这还是在兽族的地盘上,兽族丢不起这个人啊!

众人只能焦急万分的盯着栽倒在地生死未卜的熊阔海,场中一片寂静,只有阵阵的狂风不断的往来呼啸,卷起漫天的烟尘,好像在为熊阔海吟唱着悲歌一般。

片刻之后,就在众人紧张的心脏都快要蹦出来的时候,突然,栽倒在地上的熊阔海猛然动了,他忍受着剧痛,艰难的让庞大的身躯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无比苍白,身体不断的晃动着,胸前一道巨大的深可见骨的血槽不断有着大量的鲜血喷涌而出,血肉外翻,看上去极其血腥狰狞。

熊阔海喘了两口粗气,而后竟然仰天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源初,你刚才这一招的确是极其厉害,差点要了老子的小命,你的确是一个强大的对手,不过,好像你这一招还没有练到家啊,这个火候还差了一点,你想要凭借这一招杀死老子是不可能的,看你那虚弱的样子,想必,这已经是你的极限了吧,这么恐怖的杀招,恐怕你也只能施展这么一次吧,既然你没有杀死我,那么现在要死的人就是你了,老子今天非要把你撕碎了不可!”

说着,熊阔海就要冲过去跟源初拼命,然而,他刚迈了一步,竟然就不动了,满脸不可思议的惊骇万分的瞪着一对巨大的熊眼愣愣的看着源初,眼中闪烁着惊惧之色,好像见了鬼一般。

其实,并不是他见了鬼了,只是因为他突然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已经脸色无比苍白,浑身都在剧烈颤抖的源初,竟然将手中的本源之剑再次缓缓举了起来,同时一股更加恐怖的本源之力开始从源塔和天地之间向着本源之剑疯狂的灌注而去,最不可思议的是,此时的本源之剑竟然闪烁出了诡异恐怖的八色神芒,其中蕴藏的强大的足以毁天灭地之力简直让人惊惧到绝望。

不过,源初此时已经没有刚才那般从容了,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浑身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雄壮坚实的肉身竟然开始出现了无数细密的裂纹,鲜血顺着裂缝不断汩汩而出,裂缝不断加大,甚至已经隐约可以透过裂缝看到里面森白的骨头了,源初的身体此刻就像是一个烧裂的巨大的瓷瓶,随时都可能会彻底崩碎开来。

然而,源初却是好像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体上的变化一般,还在不断的将狂暴的本源之力向着闪烁八色神芒的本源之剑当中疯狂的灌注而去,眼中一片决绝。

就在源初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这股狂暴的本源之力的时候,源初猛然仰天一声怒吼“杀”,随着源初的话音落下,一道诡异恐怖到极点的八色剑芒,带着一道完美的弧线,划过虚空向着已经呆愣在了原地的熊阔海悍然斩落,剑芒所过之处,虚空瞬间尽皆崩碎开来,天地间打过一道立闪,仿佛整片天地都被彻底一分为二开来。

八色剑芒速度奇快无比,瞬间就已经来到了熊阔海的头顶之上,此时他已经避无可避,若是真的被八色剑芒斩到,绝对瞬间就会被一劈两半,魂飞魄散,灰飞烟灭,源初已经被熊阔海彻底激怒了,显然他已经动了杀心了。

然而,就在这时,兽神猛然情不自禁的大吼了一声“不要”,源初已经一片血红的双眼猛然瞬间恢复了清醒,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猛然手持本源之剑用尽全力向旁边一挥,本来八色剑芒眼看就要斩落到熊阔海的头顶上了,在源初的全力指引下,猛然来了一个大转弯,贴着熊阔海的耳朵斩了下去。

噗的一声闷响,顿时一朵绚烂的血花凭空绽放开来,八色剑芒虽然在最后关头及时避开了熊阔海的脑袋,但是却将他的左臂齐根斩断,熊阔海一声惨叫,身体剧烈的摇晃了两下,险些直接昏倒。

熊阔海不愧是一条硬汉,即便受到了如此重创,他依然咬紧牙关,挺了过来,没有让自己昏死过去,他用右臂用力捂住了左臂上巨大的血洞,眼神无比阴冷的看着源初怒吼道:“源初,你个混蛋,居然敢斩断了我的左臂,老子跟你没完,今天我非杀了你不可,我要将你砸成碎片!”

说着,熊阔海便晃动着庞大的身躯,向着源初疯了似的扑了过来,任凭鲜血如同瀑布一般的喷涌而出,却毫不理会,此时,他已经被源初逼疯了,身体上的剧痛他尚且可以忍受,但是巨大的羞辱却是让他无法承受的,他身为兽族的第一天才,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呢,现在,他已经顾不得其他了,只想着要杀了源初报仇。

此时,源初已经彻底丧失战力了,刚才拼尽全力斩出的加持了八种本源之力的本源之剑,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即便他的肉身已经无比强横了,可是还是无法承受这么狂暴的本源之力的反噬之力,他的肉身已经布满了巨大的裂缝,鲜血汩汩而出,现在,他的肉身已经破碎不堪了,要是真的被熊阔海再拍上一掌的话,恐怕他瞬间就会被拍成碎块,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不过,源初此时正在双手拄着巨大的本源之剑,腰背依然挺拔的傲然立于天地之间,脸上没有丝毫的惊惧之色,一片淡定从容,好像根本就不担心熊阔海会冲过来将自己拍成碎片一般,这是一种绝对的自信。

事实上源初也的确是一点也不担心,他在赌兽神的智慧和气魄,他知道兽神如果真的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有着大智慧大气魄的伙伴的话,他一定会出手的,源初一向对自己的眼光和判断十分的自信,他就从来没有赌输过。

当然,源初也绝对不会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其实,源初最大的依仗,还是器伯和源塔,他相信,如果真的自己遇到了生死危机的话,器伯绝对会出手的,更何况自己还有三大神印在手呢,大不了就将兽域搅个地覆天翻又如何!

果然不出源初所料,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身影快速闪电一般猛然拦在了已经有些发疯的熊阔海的身前,兽神对着熊阔海大吼一声道:“住手,阔海,你已经输了,难道你想把咱们兽族的脸面都丢光了不成?”

熊阔海被兽神猛然拦住了去路,顿时极其不服气的吼道:“不,我没输,源初明明没有能够斩杀我,难道我就不能杀了他吗,他现在已经彻底丧失战力了,获胜的应该是我,你为什么要阻拦我?”

兽神怒骂道:“混账,你是傻了,还是真的疯了,难道你看不出来吗,刚才要不是源初在最后关头,有意饶你不死,你现在早就已经被一劈两半,魂飞魄散了,刚才那一剑,别说是你,恐怕就连老夫都未必能够抵挡的住,你居然还敢如此厚颜无耻,大言不惭的说你赢了,咱们兽族的脸都让你丢光了,你要是再敢执迷不悟,老夫定要将你斩杀当场!”

熊阔海看着兽神眼中杀机爆闪的模样,顿时就蔫了,他虽然有些发疯,但是并没有彻底丧失理智,他知道兽神是说到做到的,这时,神熊族族长也连忙过来劝说,熊阔海这才有些不甘的不说话了。

兽神见状这才脸色好转了一些,连忙转身来到源初近前,一脸歉意的说道:“源初圣主,刚才多谢您能在最后关头饶了阔海一命,老夫替他向您赔罪了,您真不愧是有大仁义大气魄的明主啊,既然这场比武您获胜了,那么,老夫一定说话算话,我们兽族愿意与五行神朝结盟,全力助你实现一统神界的千秋大业,神界若是能够由您这样的旷世明主来掌控,当真是神界亿万生灵的大幸啊!”

延庆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市肺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南阳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湛江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分享到: